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玉露】未见之食 01 (双箭头 虐龙

提要: 与锦觅大婚之前(天帝玉),邝露身边多了一位破军星君,这让润玉忽然很不痛快。邝露恋慕润玉。


“你不爱我。”锦觅说,“你骗所有人说爱我,但你不。”润玉这一刻眼前竟然浮现青衣女子的身影。两个人忽然隐隐绰绰的重叠起来,却又立刻分开。



 

01

“这位是破军星君。”邝露向天帝微微屈膝,行过礼毕,便随手一拉身旁男子的宽大衣袖,算是介绍。

星君冲天帝一笑,俯首行礼,“见过天帝陛下。”

邝露歪着头看向破军,露出嘴角一侧虎牙和两个浅浅梨涡,仿佛忽然间就回到了少女时。润玉轻咳一声,邝露才收回目光,低头解释:“这位是臣幼年好友,已是许久未见,今日重逢,是邝露失态了。”

润玉道:“上元仙子难得也有失态的时候。”

他不欲再看下去,除了那次醉酒之外,印象里却不曾有过邝露失态模样。润玉刚想离开,却见破军星君弯唇一笑,揉了揉邝露的头,“怎么?烧火小童如今却已不再惹事了?”

润玉更是没听过邝露的这等外号,颇觉诧异,眼睛却牢牢地定在邝露歪了的发冠上。邝露一幅气恼的样子,润玉垂眸想,以前更是没见过了。

想来他们感情一定很好。

 

隔天傍晚润玉在璇玑宫处批阅奏折,邝露便在殿内随侍。璇玑宫一向清冷,润玉时不时地抬头望向底下青衣女子,见她只是在认真地挑拣着较为重要的情报奏章,并无半分异样。过了片刻,润玉再望向邝露,正好撞上仙子递过来的目光。天帝忽然失了分寸,立刻移开眼睛。

桌上呈的奏章,润玉一个字一个字搁在心里念:“臣闻官议逐客,窃以为过矣。凡百元首,承天景命……”念到此处,邝露的声音传来:“陛下有事唤我吗?”

润玉抬头,青衣仙子已经走至桌前,一脸认真发问。润玉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含混过去:“……无事。”

邝露又重复了一遍,确认:“陛下真无事吗?”润玉愣愣地抬眸看了她一眼。邝露不算天人之姿,不能和锦觅相比,但眉目间却如水注成,灵动的很。没等到天帝回答,邝露便行了一礼,“那邝露便退下了。”

她从殿前走下,待走过阶下她那一侧书案时,仍不见邝露又停下的意思,润玉开口:“你要走了?”

邝露没想到他会发问,毕竟以往陛下从未在意这些小事。片刻过后,邝露踌躇道:“……是星君。”“他怎么了?”润玉不动声色。邝露低头:“他初来乍到天界还不习惯,我去看看他。”话说到最后,语气慢慢变小了。

润玉自有觉察,“约好了?”手在袖中无意识缩紧。“你去吧。”

邝露转身离去。

 

第二天邝露卯时就来到天宫报道,却见润玉伏案睡着了。却还是昨夜的场景着装,邝露立刻寻来外套,正预备披上,润玉却先一步握住了来人的手,反扣着将那人带进自己身边。他先拥紧了人,再缓缓睁开眼。

邝露见他看见自己,立刻从清风秋水一般的怀抱里挣脱出来。“邝露并非、并非……”

“并非什么?”

“并非私心!只是见陛下劳累过度,恐伤了身体!”邝露一再退让,润玉也轻轻解释道:“本座以为刚刚是锦觅。”

邝露顿觉心下苦涩,头更低了几分,“邝露惊扰了陛下,臣有罪。请陛下责罚。”

“不必了,”润玉挥手,“你起来吧。”

女子一直垂着头,然后乖觉地站到了润玉后方。这幅样子简直不像她——润玉想,和醉酒那天,分明是两个人。他忽然想起破军面前的邝露,烧火童子、散乱发冠,好像他们真有许多过往一样。而那些——他都不曾知道。甚至,也未曾有幸相识。





tbc. 好久不登lof这个合集功能都有辽


评论(5)
热度(84)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