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冬叉】失去潘杰希尔,失去莫斯科,失去切尔诺贝利 01


普通士兵AU(俄)

警告:角色死亡

再次警告:cp情寡淡如水、部队生活参照《第二十二条军规》、臆想症作者、历史一定有偏差、不要问我俄国人为什么全是美国名字、没有剧情、没有隐喻、全是废话、我我自己


 布洛克·朗姆洛上尉,我是你的上官巴恩斯中校。我来看你。


01


巴恩斯在新年前夕被调派到了第十二飞行大队,他在二十八号的午夜才匆匆到达阿富汗北部的苏联基地,时间转到当地五点,新报道的上校在基地中进行了他的第一次阅兵仪式。

按照流程五点半结束,他回到办公室检阅大队人员名单。

分派给巴恩斯的这位副官少校罗林斯,有着一百多次飞行记录,任务成功率在60%以上,是军队里的传奇人物。巴恩斯想见这位少校很久了,五点四十,罗林斯出现在办公室外。

他穿一件深绿色军装,肩上扛着四颗闪闪发亮的勋章,腰板笔直地站在门口,声音清楚的喊了一声“报告”,然后行了军礼,这才在巴恩斯的允准下走进了办公室。

“詹姆斯中校,我是您的新副官,杰克·罗林斯。”

巴恩斯从座椅上站起来,两人握了握手。“很高兴认识您。”他说。

罗林斯把卷宗材料递到巴恩斯桌上,“第十二大队的情况我得向您说明一下。”

来之前巴恩斯就听过这支奇怪部队的种种传闻,有人说这支部队里的所有人都是神经病、暴力狂、强迫症;据说还有士兵曾经发狂把他的伙伴耳朵给咬掉了。

“呃……是牧师把弗朗西斯的耳朵咬掉的。”罗林斯向他解释。

弗朗西斯今年刚满二十岁,在一次失败的飞行任务之后,差点死掉的弗朗西斯在医院度过了一个冬天,春天刚来临的时候,他就跑到了随军牧师的帐篷里向他这么要求。

“为什么?”巴恩斯问。

罗林斯耸耸肩:“谁知道呢。不过据说是因为弗朗西斯认为失去听力会有助于他的视力,以便更好地辨别战火中任务位置。牧师先是不同意,弗朗西斯便发狂威胁他,‘若不这样做,我便割掉你的耳朵。’两个人争执之间,牧师咬掉了他的耳朵。”

见巴恩斯沉默,罗林斯笑笑宽慰他:“都是过去好久的事了。”

“那家伙现在在哪?”

“弗朗西斯吗?死了。”

看来失去耳朵并没有帮助他提高任务成功率。

 

“刚刚说到哪了?”罗林斯想了两秒钟,然后向巴恩斯介绍了部队里的成员:一等兵鲍勃、下士阿卜杜勒、流浪汉奥尔德里克……

“等等,”巴恩斯说,“流浪汉?”

“哦……那是他的外号。”罗林斯接着从善如流地继续,“……还有,您要注意这两个人,一个是一等兵布洛克,另一个是上尉朗姆洛。”

“哪两个?”巴恩斯问。

罗林斯递过来一张档案。

巴恩斯这回看清楚了,上面的名字是:布洛克·朗姆洛。

 

“这他妈是一个人?”

“不不不,”罗林斯说,“你要仔细的看,这事实上是两个人。”

巴恩斯:“你说什么?”

罗林斯非常沉痛的告诉他:“您没听错,这真的是两个人,只是他们现在合成了一个人而已。”“人格分裂?”“不不不,不是人格分裂那样的病,这里是两个灵魂。”

巴恩斯攥紧了手。两秒钟后,“我要见这个人。”

“哪个?”罗林斯问,“布洛克,还是朗姆洛?”

巴恩斯额头青筋直跳。“都喊过来。”

“这个我恐怕不能为你做到。”罗林斯表示歉意,“他们两位正在战地医院接受治疗呢。”“在医院?”

“是的。他们两位常常会争夺身体的控制权,这样一来,就谁都没有控制权了。我们只好把他们送到医院里去。”

“简直荒谬。”

“哎呀,”罗林斯宽慰他,“这世界上荒谬的事可太多了,我还以为您已经做好准备了呢。”

“带我去医院,我去见见他。”

“他们。”罗林斯补充。


 

十点钟巴恩斯开车去往了后方医院,罗林斯让他带上两瓶伏特加,“毕竟快要新年了。”他说。医院里朗姆洛和一个患有肾病的导航员多尔顿、以及一个中枪手马尔科姆住在一起。马尔科姆家住莫斯科,参加战争之前还没谈过恋爱,朗姆洛老是觉得这家伙对自己有想法。

比方说,马尔科姆就很喜欢把他的手放在朗姆洛腿上。“我的手没知觉了。”他说。朗姆洛只说:“滚开。”

这种事多发生了几次以后,朗姆洛终于在一个周三的夜晚逮住马尔科姆揍了一顿。他趁他去上厕所时,拿着那只已经没有知觉的手正准备提裤子,朗姆洛就在背后先是勒住了他脖子,把他拖进厕所隔间,暴揍了一把。第二天马尔科姆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朗姆洛,向他展示额头的伤痕,朗姆洛没说话,马尔科姆得出结论:“一定是敌军间谍。”

 

巴恩斯来到301号病房的时候,刚巧遇上马尔科姆还在自言自语这件事。要不是见过军装照片,巴恩斯铁定把这家伙当成人格分裂的“两个人”。

巴恩斯把伏特加放在病房里唯一一个置物柜上。“我找朗姆洛。”他说。但巴恩斯看见了这个人,就睡在他旁边的这张床上,侧身背对着他。

巴恩斯想了想,改口:“我找布洛克。”

那人依然不回答。

“布洛克·朗姆洛上尉,我是你的上官巴恩斯中校。我来看你。”

这时候,朗姆洛才把身体慢慢直起来,还是一副很不屑的样子,眼尾写满困意,歪歪扭扭地敬了一个极难看的礼。“是,长官。”他说。

巴恩斯问:“我听说你有病?”

“是的。布洛克和朗姆洛,他们俩老是打架。搞得我只能住在这里,”朗姆洛看了马尔科姆一眼,“很惨,长官。医院没您想象的那么好。”

“总之不差。”巴恩斯说,“我想我也许应该调查一下这房间里的敌军间谍到底是怎么回事。”

朗姆洛眼神忽然变得凌厉,盯住眼前来人。年轻军官,又是个年轻军官。什么都不懂,脑子里除了勋章什么都装不下。朗姆洛甚至想,这些没上过前线的人都应该去死。但这家伙看穿了他,他什么都不信,异教徒。

 

“我的病好了。”

“好了?”

“是的,就在刚刚。”朗姆洛说,“它们俩个人合二为一了。嘭,这样。”

“嘭?”

“嘭的一下。”朗姆洛说。“我完全好了。”他下床,“再问您一遍,叫什么来着?”

巴恩斯觉得一切都开始变得好玩了起来。“巴恩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他向他伸出手。

朗姆洛看了一眼,伸了个懒腰。“算了吧。”他说。


 



TBC   题目已经剧透了  应该猜到是啥了吧? 后期会虐  (如果我写的完的话)  如果写完改  

评论
热度(25)
  1. 大米小米薏米游刀* 转载了此文字
    记录
  2. 以日光的名义游刀* 转载了此文字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