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冬叉】 雪与白月光 上

【避雷看我】 含盾叉  非常非常少量!  用我滴生命保证   为了写我的狗血言情强行带入 。 HE   甜


Summary   他真的不喜欢冬兵,只是觉得他惨。是九头蛇最精锐的刺客部队,居然连个房间都没有;冰封了那么久,连个爱人也没有。


朗姆洛自从十三岁的街头得到他从隔壁小孩那里抢来的第一本美国队长漫画,到三十三岁亲眼见到活过来的史蒂夫·罗杰斯,其中他有二十年没想起来过这个拿着红蓝白盾牌的男人,却在见面的三秒钟之内确定了这样一件事:我喜欢他。

现经历过风吹雨打的特战队队长就这样陷入了一场无比狂热的单相思中,他甚至推掉了酒吧里好几个美女的邀约,只是目光愁苦的坐在那里喝酒。

 

罗斯林和其他特战队队员们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

布洛克他看不起所有神盾局里的那些傻逼,当然也许除了尼克福瑞。“他们都一个样,”朗姆洛说,“假惺惺的。”想了想他又补充,“而且他们太蠢了,居然不知道我们都是九头蛇!”说完他就哈哈大笑起来,罗斯林看着他那副样子,想,当初他是怎么就打赢自己当上队长的?

罗斯林仔仔细细的回忆,他想起来了,是因为冬兵。

那个洞察计划的狙击手,九头蛇最精锐的刺客部队,层层千挑万选里他被提拔出来,而冬兵点名要朗姆洛做他的管理员。

嗯,大家沉思了一下,朗姆洛的确是够辣的。

那时候九头蛇基地里就开始窃窃私语,流传着这位七十年前的老兵吃嫩草的流言,冬兵只是沉默的擦着枪,朗姆洛问:“你他妈——”

冬兵抬头看着他。

朗姆洛有点心虚:“你记得我?”

冬兵点点头。

朗姆洛悠远的回忆起很早之前的时光,在西伯利亚,他们分享过同一本美国队长的杂志。真蠢。朗姆洛暗骂自己。

当时朗姆洛还不知道这位拥有着金属手臂的嗨爪小哥是谁,保持着刚进九头蛇的一贯兴奋,他问:“你也喜欢美国队长?”

冬兵眸色暗了一下。

“那给你吧,”朗姆洛说,“反正我也看完了。”反正他也不要了。

不记得冬兵是不是接过去了,但是朗姆洛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没有告诉对方名字的。除非那本被翻烂透了的漫画书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哦。草。朗姆洛一拍大腿,肯定是了,他有这坏习惯,喜欢给自己的东西打上标记,这么做的原因是他没拥有过多少东西,从小到大都是,有点心酸,但习惯了。

朗姆洛不知道的是冬兵因为拿了那本漫画书而被惩罚了两个月,九头蛇的惩戒制度一向很恐怖,还能见到这么活蹦乱跳的冬兵完全是佐拉那管不成熟的血清起的作用,但这也完全搞坏了冬兵的脑子,他把朗姆洛的名字撕下来攥在手里,那只铁手臂把它握的牢牢的,没有风、也没有空气、没有任何人再能接近它。

在朗姆洛转身出门之前,冬兵声音喑哑的开了口——“朗姆洛……”但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发过声,呼出的气息断不成句,很难听清。

朗姆洛推开门,走了。

 

事实上朗姆洛根本没和冬兵搞过。

基地里谣言四起,他也够恼火的。好在马上就要去神盾工作,朗姆洛幻想着自己有了国企铁饭碗以后就不用看九头蛇那帮不要命的高层的脸色,到了神盾才遗憾的发觉,局长们更不要命。

回到基地,朗姆洛把自己扔进卧室的大床上,作战服是不脱的,甚至手枪系在大腿上也是不会解开的,就这么把自己扔进了硬邦邦的床板上,朗姆洛才会想,这他妈才是人过的日子。每天给神盾局和基地跑腿干活,双重间谍,真的很累。

那时候冬兵就安静的坐在一旁,他通常会盯着自己的手发呆。上次说话失败以后,他很少再有想开口的心情了。

“士兵,”朗姆洛瞪着他,“回到你的房间去。” 

冬兵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的摇头。

“妈的,我是你管理员,”朗姆洛翻身下床坐在他旁边,说:“不是你妈。”

冬兵对突如其来的近距离吓了一跳,事实上他心跳随着朗姆洛的吐息越来越近而越来越快了,他想,千万不能脸红,否则就糟糕了。

“怎么回事?”朗姆洛说:“你在听我说话吗?”

冬兵点头。

“回到你自己的房间去。”

冬兵吞了一下口水,开始艰涩的发音,他说不好英文了。“没…有…”朗姆洛就听得懂这几个俄文单词,是他最穷的时候去布拉戈维申斯克的酒吧喝酒,对酒馆老板理直气壮的说“我没有钱”学的。

冬兵没有。没有他的房间。朗姆洛一下子懂了。他只有冷冻舱。说起来九头蛇的员工福利真不怎么样。朗姆洛想,该死的九头蛇。

“好吧…”朗姆洛慢吞吞的说,他只是对同样境遇悲惨的员工朋友怀有相同的同情,“你留在这里吧。”

“你睡地板。”他补充。

 

 

所以朗姆洛虽然对冬兵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也绝不有多大的恶意。

不过那是在初版的洞察计划时。

美国队长还没被从冰里挖出来,冬兵的任务是干掉尼克福瑞和黑寡妇,配合特战队把天空母舰送上天;但是美国队长回来了,冬兵现在要杀掉他。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罗斯林颤巍巍的看了一眼正站得笔直的朗姆洛。

好在这十几年在九头蛇的摸爬滚打,朗姆洛没有在亚历山大面前流露出什么情绪,只是说:“好的。”然后就带着副队长走出了办公室。

罗斯林松了口气。

 

从皮尔斯的办公室里出来,罗斯林能明显感觉到朗姆洛身上带着的阴郁气息,沉重,几乎要把他拖下去了。

他试着开口,“头儿?”

朗姆洛打断他:“我知道。别说了。”

 

大家都在猜测朗姆洛有没有哭。其实他只是喝了两瓶酒,对着月色哀叹了一下自己死去的爱情,还分享给了冬兵半瓶伏特加。

“你会杀了罗杰斯吗?”

冬兵看着坐在窗户上的管理员,他看到对方脸上出现一种他理解不了的表情,他感到自己的心也好像被人狠狠的揉捏了一把,月色轻柔的罩在他脸上,真好看。他几乎有点迷茫的发呆了。


“我听你的。”冬兵回答。


“好孩子,”朗姆洛说,“别杀他,好吗?”

 


评论(3)
热度(24)
  1. 以日光的名义游刀* 转载了此文字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