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冬叉】 雪与白月光 下

【避雷看我】盾叉提及非常少量  

Summary :   朗姆洛只是对他少年时期的漫画英雄有着模糊的执念,谁十三岁的时候不想成为传奇士兵呢?

朗姆洛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冬兵了解。他第一次见到他,就了解。

洞察计划失败了,皮尔斯气急败坏,他觉得是冬兵放水了,可是他又实打实的开枪射中了美国队长,于是皮尔斯又觉得冬兵是个没用的蠢货。

“给他洗脑,”亚历山大咬牙切齿,“重新来过。”

朗姆洛头一次见那么惨的资产,还是一个和他在同一个房间睡了两周的、安安静静听话的冬兵。

朗姆洛一刻眼也不眨的盯着,他们是怎样给冬兵咬上牙套,如何把他按在洗脑装置上,看见冬兵的两只手臂都被束缚住,朗姆洛清清楚楚的读出了他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恐惧情绪。原来纽约这里都不把资产当人看的,他想。那两块烫的吓人的电极板,甚至不加点什么遮挡的东西,直接把冬兵的脸压住,何况是那么一张好看的脸。听不下去了,资产发出类似野兽一样嚎叫声,像是九头蛇跟他玩了什么残忍的游戏。朗姆洛感到胃里一阵翻涌,想要呕吐。

皮尔斯冷漠的看了一会,把特战队带走了,朗姆洛跟在他身后,拐弯前他回头看了一眼,空气中流动的情绪却在拼命的挤压他,朗姆洛走了。

他想,洗脑之后的冬兵不会再记得他了。

 

回到神盾局,朗姆洛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的,罗斯林还以为他是在为史蒂夫的事情担心,上前好言安慰:“头,你跟队长根本就不可能的嘛,所以别想了。”朗姆洛脸色阴郁的看了他一眼。罗斯林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改口,“神盾局到基地,暗恋你的人多了…”朗姆洛烦躁的开口:“你他妈的闭嘴!”

罗斯林悻悻的退了回去,想了想又说:“我们还是要继续洞察计划的,头。”

要把武器系统装上浮空母舰再把它们送上天。到时候九头蛇基地里很大一批人就可以过上退休年龄前的退休生活了,像朗姆洛,就可以全天无忧的躺在他那张大床上,不用再穿作战服,而是舒舒服服的躺着,只是少了点……他猛然想起来,少了在一旁的冬日战士,分明是最冷漠的资产,坐在那里调整自己的机械手臂,看起来却格外安静。

FU*K。

“我知道。”朗姆洛回答。

                             

隔了一周,朗姆洛再次见到冬兵。皮尔斯把朗姆洛叫到办公室里,旁边的冬兵被人捆住,盯人的眼神像是刚出生的凶狠幼兽。“你要继续做他的管理员。”皮尔斯说,“这边人手不够,而且他好像只听你的。”

朗姆洛:“啊?”

洗脑成功后的资产不应该是这样,朗姆洛回忆了一下以前在西伯利亚佐拉曾发给他们的密码本,试探着说了几个俄语单词。“желание(渴望),ржавчина(生锈)”,“срассвет(黎明)?один(一),солдат(士兵)”该死,他真的记不清了。

冬兵抬起了头。

“я готов отвечать ”听候指令。

 

朗姆洛把冬兵带到自己的房间,他们穿越基地里的长长的、幽深的走廊,两侧的灯以最小功率闪烁着,九头蛇真是一如既往的抠门。朗姆洛走在前面,冬兵的影子就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忽然,朗姆洛转过头,问:“你还记得我吗?”

冬兵的眼神从清明又开始变得迷离了,那副样子像是个流落街头迷路的少年。冬兵没有回答,朗姆洛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冬兵低下头,盯着自己的左手。铁手张开,徒劳的又握紧了,再次缓慢的张开,没有。什么都没有。冬兵感到那里本该躺着一个什么的,一个印记,一个身份,一个名字。

“我叫朗姆洛。”对方说。

冬兵感到一阵眩晕,好像有什么又一次在脑海里撕裂了,是伴随着甜蜜的一阵痛苦。朗姆洛。他低声重复这个名字,但是什么也没想起来。

“算了。”对方接着说。“过来吧。”他向他招手。

 

冬兵好像忽然变得有点不习惯了,朗姆洛看得出来,他坐在床边的地板上显得很不自在。之前死乞白赖要留在这里的他消失了。朗姆洛觉得自己也有一点责任。

带着这点莫名其妙的愧疚感,朗姆洛拍拍身边的位置,向外侧挪动了一下,说:“上来睡吧。”

冬兵动作很快的爬上了床。

朗姆洛转了个身,背对着冬兵,闭上眼,“睡了。”

 

很快他发觉这个决定是错的。半夜的时候他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翻过身正撞上冬兵那双清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后背。朗姆洛立刻感到脖颈一阵密密的凉意,“你有病啊?”

冬兵不吭声,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唇。

朗姆洛呆住了,他没想到人形武器也会接吻,也没想到基地里谣言资产对他心怀鬼胎是真的,他更多的眩晕在了这个清清凉凉带着冰雪味道的吻里,冬兵的舌头撬开朗姆洛的牙关,灵巧的小舌挤进去,在上颚轻轻划过,又和对方的舌头搅弄在一起。这个口水沥沥的吻迷倒了朗姆洛。

去他妈的九头蛇,去他妈的洞察计划,去他妈的美国队长。

喘息的过程中,朗姆洛给冬兵脱他那一身特制的作战服,冬兵的手滑下去握住朗姆洛已经硬了的老二,被那双机械手臂握住的感觉让朗姆洛差点以为自己要断了,他低低的叫了一声,又骂:“操你的。冬兵。”

冬兵解开他的裤子,在朗姆洛的腿间给他来了一个吻,等到这个漫长的吻结束朗姆洛已经把对方扒光,就着月光冬日战士看起来非常可口。冬兵把机械手指伸进了朗姆洛的屁股里,带出一道淫糜的水光,朗姆洛喘息着,说:“我还以为我要在上面。”

 

结束了以后朗姆洛看了看表,凌晨四点,他恨恨的看着冬兵,因为对方看起来没有一点倦态,而他已经精疲力尽了。操。难道我真的老了。

但是第一次见到冬兵的时候他就这样,现在依然这样,好像是个穿梭于时光里的寂寞鬼魂,时间追不上他,他也追不上任何人。

“你是不是和你的很多管理员都搞过?”朗姆洛问,毕竟他看起来那么辣。

冬兵诧异的瞪大了眼。“没有。”他吐字清晰。英文。

“真的假的。”朗姆洛说,“看你的样子也不像被苦巴巴的冻了几十年没醒。”朗姆洛有点开始胡言乱语的迹象了,难道我是你的第一炮?但是他没问,这样问太羞耻了,好像自己是个急需确认身份的少女一样。“你真的不记得我?”

冬兵不说话,只是看着他,好像在努力的回忆思考。

“美国队长,记得吗?”朗姆洛给出提示,“我们一起看过他的漫画。我问你是不是也喜欢美国队长来着?”

冬兵慢慢的抬起眼。“朗姆洛。”他说。

就在此刻,一周前的回忆慢慢的倒灌回来,同样的月光,同样的雪。他坐在窗台边缘,眉骨凌冽,眼窝深邃,就这么冷静的望着咫尺之外的自由叹气。房间里弥漫着散乱的愁苦,冬兵的手无意识的去扣酒瓶上的标签,他那时紧张了。

朗姆洛却对他说:别杀美国队长。

冬兵感到手指一松,他彻底的把瓶子上的标签抠下来了,随后他就点头回应,朗姆洛笑着说好孩子。

他不喜欢罗杰斯的,冬兵清楚。朗姆洛只是对他少年时期的漫画英雄有着模糊的执念,谁十三岁的时候不想成为传奇士兵呢?

朗姆洛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冬兵了解。他第一次见到他,就了解。

 

皮尔斯终于把武器系统装进了天空母舰,连带着佐拉的最新算法,却没能成功发射。冬兵没能在利莫里亚之星上杀死队长,他被带回了基地。

朗姆洛和罗杰斯曾经有过一次短暂的正面交锋。红蓝色指挥服的队长拿着盾牌,真的就像漫画里的那样,正义感几乎要把朗姆洛压倒了。“你是错的,朗姆洛。”队长说。“你不会想到看到那结果。”

“那我也管不着了。”说完朗姆洛对着队长连开了好几枪,打在盾牌边缘,罗杰斯拿着盾牌砸向他,手肘撞向他的肋骨,踢中朗姆洛的膝盖,在肩上把他翻过去扔倒在地。“你真的错了。”他说。

受了伤的朗姆洛被拖回基地,九头蛇这次损伤惨重,没谁还有精力去管一个失败的资产了,西崔克男爵接管了纽约的分部,他培养了他的两个“奇迹”,把先前的资产只留下了一部分,其他的都丢弃了。

他感到这里是令人心怵的冷漠。

 

大概是佐拉也曾经给他们这帮模仿大师手下的人做过身体改良的缘故,朗姆洛大约只用了一周的时间恢复,现在空房间很多了,西崔克给冬兵安排了一间明亮的卧室。

朗姆洛没再去见冬兵,他被安排了一个自杀式的引爆任务。

西崔克面无表情的把任务通知下达了,朗姆洛当天晚上就准备收拾东西跑路了。

可拉几把倒吧,真当我是脑残了。朗姆洛想,我要提前退休了,再见。

为什么非要我去硬刚一个打了唯一一支血清的二战老兵啊,朗姆洛思考,肯定是上级阶级斗争的腐朽产物,是不是我没有提前表好衷心,所以他想借机除掉我。

 

离开的时候朗姆洛没告诉任何人,除了顺走了罗斯林放在桌上的钱包,朗姆洛告别了九头蛇,就告别了固定工资来源,走之前他决心要捞点什么补偿他好几年的青春。

他溜到他们的休息室里,通常会有人把作战服手枪雪茄什么的遗落在那里,朗姆洛去看了一下,事实上他没找到什么有用的,当他蹑手蹑脚的出门时,正撞上了站在门外一动不动的,怀抱着手臂的冬兵。

“你要去哪?”冬兵先开口问。

“你管不着。”朗姆洛凶恶的回答。冬兵接着说,“你是我的管理员。”

“对啊!那你还跟我在这耽误什么?”

冬兵说:“我跟着你。”

朗姆洛噎了一下,本来到嘴边的几句脏话又咽了回去。他不喜欢冬兵,冬兵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虽然他们打过满意度非常高的一炮,但那不能证明什么。虽然朗姆洛挺心动的。但他真的不喜欢冬兵。就是觉得他惨。

真惨,对方的暗恋也不知道多久了,而且暗恋的人还这么烂。朗姆洛自己都替他可惜。

冰封了这么久,连个恋人都没有。

然后朗姆洛说:“好吧。”

 

End.

【番外】

冬兵很久没有吃芒果,那天朗姆洛给他买了超大的泰芒回来,没有找到勺子就让他自己啃着吃,反正都是男人,没必要那么矫情。他想。

等冬兵吃完了,抬头,朗姆洛诧异:“你怎么一脸屎?”

然后他自己就被蹭了一脸软塔塔的混着口水的芒果。

评论(3)
热度(37)
  1. 以日光的名义游刀* 转载了此文字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