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Mike喜欢波特兰、西雅图、爱达荷、全世界除了罗马

【原作】我私人的爱达荷

  Summary:无

Mike把香烟喷在Carmela的脸上时,他并没有太多的恶意。就像小时候你会拽一下身边小女孩的头发看看她什么反应,那种没有更恶劣成分的恶作剧。友好的。Mike再次在心里跟自己确认。我是友好的。或者说他并非那么在乎那女孩的看法,他只想让Scoot知道他没有对他的朋友有恶意。

也许有过,就那么一点,可以忽略不计。就那么短暂的一小会,可以很快忘记。

还好Carmela对此只是一笑置之。

如果Mike更聪明一点,他也许会认为那笑容属于一个胜利者的笑,赢了的人才会那样笑,他们对输家可以毫无忌惮。

还好Mike不会想那么多。

 

他有好多事都没想过。Scoot是如何神奇的出现在他的世界,在混乱的十三街区的街头,漫无目的的游荡,找一个能为他的夜晚买单的人;然后他们又是如何混到了一起,瑟缩在鲍勃的烂楼里度过一个又一个难捱的白天;然后他们又是如何亲密、暧昧的度过了这美好的四年。又如何在意大利分了手,卖掉了摩托,Scoot带着Carmela 回到波特兰。

 

在Scoot离开以后,Mike在意大利农场二楼的阁楼里昏昏沉沉的睡了大约一周,他想,要不干脆就在这生活好了,还好这念头一转即逝,不像之前的几个愿望那么强烈,持续的心情那么漫长。

 

他也有过那种,饱和到要溢出的剧烈的渴望,并且这渴望不会随着时间的延续而被冲淡的愿望——在爱达荷,面前是似乎几步就可以横跨的公路,他们无法无天的烤着篝火,Mike心惊胆战的说出那几个单词。

好像他们都有一种情结,比方说Tom从不给别人口,Rett不会给别人当1,总之他们或多或少的保留着一些什么东西,是为了留给对的人。当然很多人不知道,他们永远都不会遇到对的人了。

Mike之前从没这么想过,他能给的都给了,能做的都做了,一个人在波特兰的街头蹲守着,你不可能指望他留住什么。最后,Mike绞尽脑汁,几乎要绝望的想了,他说,如果那是我喜欢的人,我就和他做,不收他的钱。

You  don’t  pay me.

说完之后他看见Scoot脸上映着的篝火浅浅的变淡了,好像要熄灭似的,Mike感到一阵极度的眩晕和撕裂,他哽咽了,声音卡在嗓子里,好吧,没关系,他对自己说,我没有失去他。事实上这是因为Mike从没有拥有过他。

 

如果换一个人,Scoot依然会在十三街区待上浪荡委身的四年,无所事事的挥霍无度,浪费那些珍贵的,不再来的少年时代。

Mike很愿意和他一起挥霍,区别是他并没有多少可以丢弃的,在意大利,他手里握着一卷温热、但是马上要失去温度的钞票。

 

我真不喜欢罗马。回去的时候他对司机说。说完,他睡在了出租车内,他梦见了天空,温和的,是他熟悉的天空。

评论
热度(1)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