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冬叉】 性转! 关于机械手臂的几个修理问题

【冬叉】

【警告】性转叉骨  

              非常想写一个内地里其实还是心软的布洛克·朗姆洛。

【梗概】洞察计划失败以后,九头蛇高层决定处理掉失败的冬兵,叉骨带着他逃了。

 

 

“我不爱他。真的,”布洛克回答,“我就是觉得那人蠢得太离谱了,活的也太垃圾。”

 

【正文】

 

冬兵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辆破旧福睿斯的后座上。座椅遍布褐色污渍,分不清血迹还是咖啡渍,只能看辨认得出来都是陈年旧迹,绝没有消除的可能了。

他试着动弹了一下,发现自己全身都被绑的很紧。挣脱不开。副驾驶座位上的男人探出头来:“你醒了?”

冬兵缓了一会才认出来:“罗林斯?”

“哈,不错,”罗林斯笑,伸出手来拍了一下他的脑门,“还记得我。”

“别动。”布洛克一边开车一边警告。

 

冬兵一时之间没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前一秒还待在基地,西崔克对他说着未来的计划,这一秒他就躺在布洛克的车上了。

但他脑子恍恍惚惚的,只是问:“为什么要捆我?”

罗林斯笑嘻嘻的回答,“万一你醒过来又谁都不记得了怎么办?”他补充,“我们就两个人,打不过你。”

“我记得。”冬兵低着声音,“现在可以把我解开了吗?”

“等会儿。”布洛克拒绝了罗林斯的动作,她毫无预警的踩下了油门,于是副队长伸出的手还没等够到绳结就被惯性狠狠甩开,罗林斯的头砰的一声撞到了车窗上,声音非常嘹亮。冬兵看着罗林斯龇牙咧嘴的样子,意外的觉得有点好笑。

 

等到达安全屋,布洛克才终于给他解开了束缚。冬兵躺在后座,身体因为太长不得已以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卧倒,比他在冷冻柜里还要难受。布洛克打开水手结,手指触到他受损的机械臂,好像有微弱的电流从指间穿过,她问:“你的机械臂坏了?”

冬兵旋转了一下左臂,“还能用。”

布洛克把整个手掌贴上去,不时有电流打中她,虽然没有爆炸性的疼痛,但这几乎是持续的、永久的,只要不修好,线路错乱就会让冬兵一直处于低压电池时不时在他身上接通开关的状态。

布洛克想,九头蛇大约是真的要放弃他了,本来他是一级武器,有专人保养,现在被丢弃了,连基础检查都没有,就等着直接销毁扔进回收箱。

太惨了。但布洛克治不好他,她就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带到这里,最多了。布洛克的心软只能给到这里,多的她再也没有了。

 

他们下车以后,外面落了小雨,雾蒙蒙的,他的声音也是,听起来有点虚无。冬兵对她说:“别再碰到我的肩膀。”

布洛克还没回过神,冬兵接着说:“那会受伤。”

 

 

这间阁楼是特战队成立之前,布洛克给自己找的安全屋。十年间她大约安置了有将近十个安全屋,方便逃跑或者藏匿。在基地呆久了你就会知道,九头蛇和神盾局都救不了任何人,所有事只能靠自己。

她十三岁,还不是“叉骨”的时候,就在街头学着用柯尔特。

开了人生的第一枪以后,她就再也没停下来过。在贫民区、像她这样无依无靠的小孩总是很难活,但活下来了,就会很难死。

后来加入九头蛇就是意外了。但她也想不出来比这更好的生活方式,没有九头蛇的自己连这一身装备都没有。除了早早的腐烂在街头,很大可能是个雇佣兵,混迹在码头酒吧里,那还不如彻彻底底的当个走狗,至少九头蛇还有稳定的工资。

 

但总而言之,这些都是布洛克自己选的。冬兵不一样,他没得选择。

 

虽然这些都不构成……布洛克偷偷把冬兵带出来的理由。

 

洞察计划失败以后,高层决定要秘密处理掉这失控的武器,像他们处理潮湿废弃的火药一样,只留下最有用的部分,其余销毁。尽管他是个失败的复制品,冬兵也很有可能会被送去做实验,在白色的日光灯下度过他比常人衰老的慢的多的余下生命。

 

她和冬兵没怎么交流过,只有几次,在分配任务时,新兵总是对她的性别身份怀有质疑,只有冬兵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长官”。

还有他蓝的透明的眼睛。

在九头蛇,怎么还有会有人能保有这么纯澈的眼睛?

 

布洛克想,我不需要原因。我想把冬兵留下,我就要留下。我做这件事只是为了我开心。

 

安全屋里物资都储备好了。水、食物、药,一样不差的,足够他度过这个冬天。布洛克还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拆开了的巧克力,尽管上面给她咬掉了半块,”Kiss”的字样只留下“iss”,她还是觉得冬兵会想要。

 

“你还会来吗?”冬兵低头看着巧克力,忽然问。他的预感很准。

 

“不会了。”布洛克抢先罗林斯一步回答,“如果有人来找你,也别说我们见过。”她上前一步,“你会忘记的,对吧?反正你脑子也不清醒了。”

 

“你要把我留在这里吗?”冬兵声音轻微颤抖的发问。

 

布洛克感到心脏一阵震颤。好像十分钟前冬兵手臂上传来的电流直到现在才到达心房。她无法面对这样的双眼回答这个问题。

布洛克投降了。“我会回来的,把你的手臂修好。”

 

她从来不愿意给任何人任何承诺。自从十岁时她父亲对她说,“乖乖等在这里,我马上就回来”然后就葬身在了街头火拼当中;她的所有许愿都不管用,任何人对她的承诺都没再实现过。

但她还是答应了冬兵。

罗林斯回去的路上问她:“老大,你不会真的看上那个武器了吧?”

“闭上你的嘴。”

“做这种事是冒风险的,头儿,你总得给大家一个理由。”

某些闪烁的片段开始在布洛克的脑海里一个接一个的跳出,她想搜索一点证据来堵上罗林斯的嘴,最后她只是回答:“他胳膊真的该修一修,太疼了。”

 


【ps】再写下去冬哥就死了   所以不写了   停在这

评论(4)
热度(59)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