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冬叉】 Back to the first

【避雷】 平行世界   死亡角色  写的很丑!!!

【summary】那是冬兵和叉骨光是想一下都会为之发抖的幸福。

【冬兵】他想再回到朗姆洛的怀抱里去,哪怕只是一小会儿。现在他有点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了。好在这个世界的朗姆洛不会为他流泪。这样很好。

 

【正文】

 

 

雅库茨克的冬天一片死寂。街道、桥面都只有零星的行人,有时候街上空无一人,你会以为某个地方正潜伏着什么幽灵。冬至过后这里白天只有三小时,其余的时刻都是黑茫茫的一片,就算路灯明晃晃的照着你的脸往下打,能见度也不足一百米,踏出门就好像踏入一个冰雪梦境。

但也有人活在这冰雪梦境里。

布洛克·朗姆洛,他就活在这个世界里。

 

詹姆斯·巴恩斯来之前已经仔仔细细的做好校对了,确认了这个平行时空里的朗姆洛无病无灾,顺风顺水,没有遇上任何一件倒霉事。他翻了整整一千个平行世界,才发现上帝真的漏了一个岔子,留下了一个朗姆洛的好结局。

这个宇宙里没有交叉骨,只有布洛克。这个布洛克离九头蛇、神盾局、榴弹发射器都很遥远,是个凶巴巴的、为生计发愁的普通市民。

冬兵想,他怎么着也要看看这个好结局,看看朗姆洛顺遂的人生,失去了血、暴力、牙齿的朗姆洛,能拥有多少庸俗的快乐。

巴恩斯穿越了时间,跨越过好几个世界,尽管他的灵魂因为撕裂维度而受到灼烧,但这反而让他有一种虚幻的甜蜜。几乎让冬兵产生一种恍惚的错觉:他承受的痛苦,都是用来交换的,交换给对此一无所知的朗姆洛,换他一个庸常的人生。

 

巴恩斯来到雅库茨克,朗姆洛的家在维特尔街道104号。他在雪地里深深浅浅的走着,正跨越过当地的那条尸骨之路,轻盈的连脚印都没留下。还有时间,巴恩斯想,他抬头看了一会雪花,路灯的光晕让他觉得虚幻。

“Fuck?!”猛然间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巴恩斯立刻回头,看见一个裹成了熊的男人一面骂着脏话一面冲过来。巴恩斯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个人就把他扛了起来,问他,“你还好吗?”巴恩斯感受了一下熟悉的天旋地转,“……我很好!”

是朗姆洛。

他把巴恩斯抬回家里,倒在门口的时候朗姆洛才惊觉这人轻的好像没有分量。但布洛克还是把他拖了回去,开了暖气的房间可以说是天堂也不为过了。

“你还活着吗?”朗姆洛取下帽子和口罩,去拍他的脸。

巴恩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可能和你想象的不一样。”

朗姆洛没听明白。

但是眼前这人除了脸色苍白,其余看着非常正常。虽然外面是零下三十度,他只穿着一件破烂的褐色外套,脸也脏兮兮的,像报纸上常常出现的那一类流浪汉,死去的流浪汉。

“我是,呃,”流浪汉发话了,那是一口夹杂着俄国口音的不地道英语,“只是一个灵魂。”

“鬼?”朗姆洛言简意赅。

巴恩斯有点噎住,他点点头:“是的。”

朗姆洛还是一脸怀疑。这让巴恩斯感到很温暖,因为这神情让他觉得熟悉。“……你是幽灵?”

巴恩斯把手伸过去,但朗姆洛握住了他。手掌上有宽大的茧,冬兵心脏剧烈的收缩了一下。接着他把手收回来,去触碰朗姆洛身边的沙发,他的手指毫无障碍的穿了进去,和沙发融在一起。朗姆洛人生里头一次看见这么不科学的景象。

“你是魔术师啊!”他说。

“… …”

“好吧。我相信你真的是鬼了。”朗姆洛妥协。“你来我家干嘛?”说完他才意识到前一秒是他把这个鬼魂当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独自在零下三十度的雪地里找死。

巴恩斯也想到这个,他轻轻的笑了。“我来告诉你,你这辈子很幸运。”居然很善良,同样的,也拥有为之匹配的幸运。

“幸运?”朗姆洛不屑,“幸运我还会待在这?”

“真的,”巴恩斯开始细细的回忆,“你今年三十五岁,明年你会遇到娜薇,然后你们会生两个小孩,你们还会换一个新家。”巴恩斯说着,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那都是冬兵和叉骨想起来都要为之发抖的幸福。

“娜薇?就叫这名?”朗姆洛有点怀疑。 

“她很漂亮。”

“那好吧,”朗姆洛耸耸肩,“最好是真的,兄弟。”

他的好兄弟怀着一股难言的苦涩在他身边坐下。冬兵想,他真无知。无知该是多么快乐啊!像他们还在西伯利亚的基地里,什么情理、爱恨、伦常都不管,也都不在乎,那时候,做一次爱和一个吻就能维持一整周的快乐。

“我不骗你。我从来不。”

朗姆洛发出哈哈、简单的笑声。

“我们是认识吗,兄弟?”朗姆洛问,“你叫什么名字?”

巴恩斯心微微一动。“冬兵。”他回答道,怀着隐隐约约的期待。

“Winter Soldier?听起来像是红灯区小混混的代号。不过有够酷的,man。”朗姆洛拍了拍他的肩。

 

晚饭过后他们一起窝在沙发看电视,朗姆洛在看一部有关犯罪、特工、超能力者的低成本剧,巴恩斯看的没头没尾,只是偶尔会发笑。

“……”战斗特效太差了,台词也够蠢。什么嘛这是,没想到朗姆洛居然会看这个。在九头蛇那会儿他们从来不说爱不爱,甚至分开以后也没有。给他们彼此回忆的时间也被一场接一场的战争消耗殆尽,没想到死亡以后居然会拥有这么轻松愉快的相处,算是赚到了。冬兵想。

 

“你会一直保持这个形态吗?”电视剧广告空隙,朗姆洛随口发问。

“……不会。”巴恩斯说,“大概再过一会我就得走了。”

朗姆洛顿了一下。“哦。那……路上小心点。”

 

等朗姆洛从洗浴间出来以后,原以为巴恩斯就离开了,但他还是好好的坐在那里,甚至回头给了朗姆洛一个微笑。

他看起来比刚来时顺眼了点。

朗姆洛念叨,居然还不走。

 

***  ****  ****  ****

 

“我这就一张床,”朗姆洛想,鬼魂应该是不用睡觉的吧,没想到巴恩斯很快的接过话,“我不占地方,我睡边上就好了。”噎的朗姆洛只好回答:“…好吧。”

他们相互背靠着睡,卧室没有窗帘,夜色是浓重的黑暗,好像离开就要吞噬过来。巴恩斯想,头一次黑暗让他觉得这么宁静。朗姆洛絮絮叨叨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他睡得很沉,而他们那个世界无论巴基、冬兵、叉骨、甚至是复仇者们,都没办法拥有这么好的睡眠。再想下去都要嫉妒了。

巴恩斯没睡,他转过身,看着朗姆洛的后脑勺,头发,脖子,肩胛骨,脊背,T恤,一点一点看下去,像是要用目光在他身上刻一个永久的印记。他看起来好陌生,又很自然。

朗姆洛揉揉鼻子,翻过来,仰面睡着。他两只手很老实的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点肩膀。朗姆洛眼窝很深,鼻梁也高,以前盯着你总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但这些在这个人身上忽然就没了之前叉骨的狠劲,反而显得温和了。巴恩斯开始数他的睫毛,他很久之前就想这么干了,总是这样、那样被打断,临走之前,他一定好好数清他的睫毛。

 

【糟糕的结局可以不用看了】

***  ****  ****  ****

 

 

……有点困。

巴恩斯看着朗姆洛,感觉感到一阵倦意上涌,疲惫感呼啸而至。他声音颤抖的喊了一句:“Rum?”

身边的人揉了眼睛睁开。“我在。你怎么了?”

巴恩斯感到非常惊慌,不知所措,他在害怕。生命的流失原来是这样的,你能感受到它缓慢的抽离你的身体,但是无能为力。

“……Rum?”

“你怎么了?”

巴恩斯握住了他的手,幸好他没有像穿过物体一样轻飘飘的穿过了他,幸好他还可以握住朗姆洛。

“我要走了。”我要死了。

“你还好吗?”

“……我觉得,我觉得还行。”我很糟糕。

“你看起来不好。”朗姆洛实话实说。比他刚刚来,站在路灯底下无知无觉的仰头接雪花还要糟糕一点。

 

“……不要紧,”巴恩斯明白了,很轻松的接受了。“我很快就会融化。”

“融化?”朗姆洛的表情看起来像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是的,”巴恩斯点头,“就像雪花那样。”朗姆洛盯着他:“这里的雪花不会融化。”冬兵挤出来一个故作轻松的笑:“那你很快就会见到了。”

“你会死吗?”朗姆洛问。

事实上,冬兵想,他早就死了,而这些已经是恩赐了。

他感到非常不舒服,一路上没有停下的灼烧慢慢的降温了,又有一阵真切的温暖,他想再回到朗姆洛的怀抱里,哪怕只是一小会儿。有什么蒸腾起来了,从他的身体里。慢一点……巴恩斯恳求着,再多一小会儿,多个几分钟,再看看朗姆洛的眼睛。再慢一点吧,巴恩斯觉得自己变得贪心了,但他想了想,最后还是对朗姆洛说:“我没有死……只是要回到我的世界里去了……你不用记得我。”

朗姆洛愣了一下,说:“那……再见。”

他可真有礼貌,因为叉骨就不会说什么再见,叉骨觉得所有都是狗屎。巴恩斯非常喜欢这句再见,因为朗姆洛真的在和生活和平相处。

“再说一遍好吗?”巴恩斯恳求。

“再说一遍什么?”朗姆洛没听明白,面前的人就忽然虚无缥缈的蒸发了,像他来时一样令人惊奇。

“这就是融化啊。”朗姆洛想,他叹了口气,对着空气说:“祝你好运,兄弟。”

朗姆洛慢慢闭上眼睛,他开始想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

 

早上醒来以后,连被子都没有余温。这些天朗姆洛过的颠三倒四的,做个离奇的梦也不以为意了。唯一还剩下的感觉,是期待,关于“娜薇”的那一点期待。

end.

评论(10)
热度(97)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