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冬叉】 Let Him Go (上)

【冬叉】 《别让我走》半AU

【避雷】冬兵/朗姆洛  

【避雷】  角色伤残注意  情感单箭头注意  看设定就是OOC产物了 :(

【背景】  巴恩斯和朗姆洛都是神盾局成员。作为基地里精锐刺客部队的杀手兼指挥,巴恩斯拥有一个秘密克隆人,负责延长巴恩斯的生命。它将提供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心脏、脾肺、角膜、四肢等。朗姆洛偶然一次遇到了他,他称呼自己为冬兵。

【summary】冬兵悲伤的转过身来。“……我不是他,”他声音发抖地说。“我想你是搞错了。”

 

 

Part 1

十二月初冬兵做了第一次捐赠。巴恩斯的右手意外受伤,榴弹在他手边,几乎炸掉了整个小臂,于是冬兵提前开始了他的捐赠生涯。

他们把他的右手截下来拿走了,但动作非常轻、几乎感觉不到痛。手术整个过程里朗姆洛都没有出现,甚至十二月过去了一半,冬兵还是一个人单独躺在加护病房里,偏着头盯住窗外偶尔飘落的雪花,保持了这一个姿势整整两周。


“明天你就能出院了。”史蒂夫小心翼翼地说,他帮冬兵拿走昨天送来的水果,然后换上新的。这个五英尺的男孩是他的看护人,心地非常善良,每天都会来和冬兵说话,但对方总是一脸阴郁的沉默着,很少答话。

“要我送你吗?”他继续问。“不用。”冬兵说。

史蒂夫于是不再说话,把床头的杂物收好,离开之前又仔细叮嘱了一遍他注意事项,隔一周要来医院复检、按时吃药那一类的,但冬兵只是半心半意的听着,史蒂夫叹口气,说:“我写下来给你吧?”

冬兵点头,然后接过对方递来的纸条,他上面一笔一划写的非常认真,还有标注,冬兵握紧了便签纸,声音低低地说:“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他回答。

 

*  *  *  *

 

直到十二月尾的最后一个周末,冬兵去医院做完复检,那天纽约不负众望地下了点小雨,而他只多穿了一件苦红色外套。他用还剩下的那只手臂攥紧了衣服,回到公寓楼,出电梯间的时候他打了个喷嚏,因此惊动了门口的一片阴影。

阴影抖掉手上的烟头,把它摁在地上踩灭。是朗姆洛。


他们俩站在黑漆漆的楼道里,起先没人说话,打破寂静的是电梯被人按下去合上门“叮”的声响,朗姆洛瓮声瓮气的说:“……圣诞节快乐。”

冬兵简直要被他逗笑了。要不是声控灯这时候亮起来,冬兵的笑容也许会持续的更久一点。

“……是后天。”冬兵说,“你来早了。”

“……对不起。”朗姆洛说,“我并不知道。”


其实他就知道了,甚至比冬兵还早。巴恩斯受伤的时候他就在他身边,是他把巴基送到医院的,那会冬兵就在离他不到三公里的另一家医院手术室里等待捐赠。他只是尽力不去想这些而已。冬兵也清楚这些事实。但这不要紧。都可以忍耐。

他十八岁被制造出来那一天开始,他的老师们都在教他忍耐。他学的很好。

冬兵说,语气非常温柔,“没关系。”这并不是你的错。好像前两周那些关于等待的寂寞的梦都不曾出现一样。它们轻飘飘地消失了。

朗姆洛感到鼻尖开始酸涩起来。

 

Part2

朗姆洛是五年前从俄罗斯基地调转过来纽约总部神盾局的,临走之前亚历山大还意味深长的跟他讲说纽约区人杰地灵,超能力者一抓一大把,你确定你还要去吗?朗姆洛翻个白眼回答他废话。他凑过去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想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亚历山大无话可说。

结果来到总部的第一天,他的组长就带他早退,去了切尔西公园的Marquee,乡村少年朗姆洛很久没来过这种夜店,很不小心的玩嗨了,第二天十点才姗姗来迟。组长拍着他的桌子义正言辞:刚来就迟到?你有一点身为政府雇员的自觉吗?

朗姆洛咬牙切齿:我很抱歉。

等他走了以后,身边的同事凑过来小声劝他:“别理巴恩斯,他脑子不好。”

朗姆洛低声附和:“我也这么觉得。”

 

*  *  *  *

 

但很快他们就勾搭到了一起,某一次,具体是哪一回谁也不记得了,酒吧后街,巴恩斯醉醉地说:“今天换你开车。”

“我没车。”朗姆洛直言,“穷。”

“我操,你不是吧。”

朗姆洛想了想,拉着他的组长从后街走出来。当时是凌晨一点多了,霓虹灯晃得巴恩斯眼疼。他一路嘟嘟囔囔,朗姆洛没听清。最后他把他带到了街边一辆黄色自行车旁边,“上车吧。”朗姆洛示意他坐到后座。

“……”巴恩斯忽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大笑,“你准备骑这车送我回家?”

“你先上来。”朗姆洛正正经经的回答。但他眼睛迷离成水色波潋一片,湿漉漉的,巴恩斯觉得很好玩,他坐上了后座,拽着朗姆洛的T恤下摆。


朗姆洛骑到了七天快捷酒店门口。

然后骑到了巴恩斯身上。


“我操?你行不行?”因为醉的太厉害了,巴恩斯一开始并没有“起来”,朗姆洛坐在上面冷嘲热讽,“不行就换我来。”

这下巴恩斯被彻底激怒了,他想,怎么着我也要让你见识一下。他撑起来,翻身把朗姆洛按下去,但还没真正硬起来的时候,朗姆洛已经睡着了。这是巨大又可耻的失败。巴恩斯难受的想,但他还没难受一会,就跟着趴在朗姆洛旁边醉倒了。

 

“我们还是炮友吗?”巴恩斯发来短信。

“不可能。”朗姆洛直截了当回过去。

 

Part3

 

那天过后冬兵因为吹风而感冒了,二十四号那天下午他感到身体有点发烫,拿出医护箱里的退烧药吃了,想了想打了发了短信给朗姆洛,前一天他说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的。

“I got fever. 我发烧了。”他摁下几个单词。然后又删掉,换成“If it is convenient, can you lend me a thermometer?如果方便的话,你能借我一支体温计吗?”他等了一会儿回复,但手机没有传来消息提示。


冬兵感到脑子昏昏沉沉的,想要入睡,但是发热让他直冒冷汗,又无法安眠。最后他打了电话给史蒂夫,“我好像发烧了。”他说。

 

史蒂夫来的时候朗姆洛已经到了,他带了两个医生给睡着了的冬兵输液。医生跟他说如果是感染引起的发热就很糟糕了,但幸好只是因为感冒。“谢谢。”朗姆洛送走医生,发现门外站着史蒂夫。

“呃……”史蒂夫试图解释一下,“我是他的看护人。”

“没关系。”朗姆洛轻轻的摇头说,“Its OK。”他把卧室的门带上,给史蒂夫倒了一杯水,他们俩坐在客厅里相对无言了好一会,朗姆洛才问:“你也是…克隆人?”

“啊,是的。”史蒂夫放下水杯,“但我是失败的产物。不如冬兵完美。因此我不能做捐赠人。”

朗姆洛仔仔细细地盯着他,“……天。你原本的受益对象是谁?”史蒂夫还没回答,那个让人震惊的答案已经在朗姆洛心底浮现了。“美国队长。天。你是他的复制人。”

“是的。”史蒂夫微笑着说,“我非常荣幸。”

朗姆洛感到胃里一阵翻滚。靠。他想象不到还有更多的、这样的人了,像冬兵,像坐在他面前的这个小伙子一样,复制人,但他们就不是人类吗?

“……我走了。”朗姆洛说,“……别告诉他我来过。”

 

Part5

“我想我总得尝试一下。”巴恩斯说,“神盾局的风格,不到最后关头绝不放弃。”

“哦,”朗姆洛冷笑,“神盾局让你绑架自己的同事吗?”

“我不管。”巴恩斯说,“今夜我要向你证明。”说着他拉开皮带,把牛仔裤褪下。“怎么样?”他说,语气里得意洋洋。

“太丑了。”朗姆洛评价道,“两边都不对称。”

 

*  *  *  *

 

他们的炮友关系维持了四年,期间朗姆洛和巴恩斯各谈过两三次恋爱,但巴恩斯总是苦闷闷地说“那些男人女人都只不过贪恋我的美貌而已。”

朗姆洛冷笑,“你照过镜子吗?”

巴恩斯笑嘻嘻地说,“只有你不一样,你只贪恋我的JB。”

“操,你他妈的太恶心了。”

巴恩斯跟在走掉的朗姆洛身后,大声:“我以为你就喜欢恶心呢。”

他一路小跑追过去,“我们也谈个恋爱算了。”他说。后半句声音细若蚊呐,但朗姆洛还是听清了,“你居然想要泡我?”

“炮友是不能过界的。”朗姆洛义正言辞。他拒绝了。

 

两天之后他休假,尼克福瑞交给他一个新任务,这让朗姆洛周日清晨就跑到了11区,任务安排里写的很含糊,只说要他先去找一个医生。那里看起来非常像是某个神经病院的分部或者总部,一切都安静极了。

巴恩斯坐在那里看书。

“我靠,老狐狸也找你了?”他走过去,拍拍青年的肩膀,但他抬头那一刻朗姆洛就意识到不对劲。

这不是巴恩斯。但又分明是他。我靠。出现幻觉了。

“……巴恩斯?”朗姆洛犹犹豫豫地发问。

那青年非常冷淡地摇头。然后他站起身来,朗姆洛发现他要比巴恩斯稍微高一点,也更干净一点。“我是冬兵。Winter。”他这样说。



TBC

这只是个简陋的脑洞 无法成文的……因为我迷恋上了这里面的盾冬:) 

PS.这个AU有没有太太愿意写啊  我超级想看冬兵一点一点被肢解 ……  我愿意剪个视频或者写个文来换……


评论(15)
热度(75)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