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其实巴恩斯还能看见朗姆洛,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朗姆洛在他的厨房里东翻西捡,嘴里依然嘟囔着那些不干不净的话,说他的牛奶过期了,还喝个屁,巴恩斯看见他拿着牛奶生气的往地下一砸,但是牛奶盒依然躺在冰箱里一动不动,朗姆洛就会更加生气,接着狠狠的摔门走掉了。

    巴恩斯想,但他还是会回来的。

   朗姆洛出现的时候总是不定,但依然固执的跟随着他。有时候蹲在他身边陪他看球赛,有时候会贴在浴室镜子旁边看巴恩斯刮胡子,有时候会恶作剧式的从巴恩斯身体里面穿出来。反正他只是个幽灵而已,不是吗?

    但巴恩斯能看见他。总是可以。他只是不去回复那些幻像,因为那些都是幻觉,不是吗?巴恩斯不可能对他说:“朗姆洛,你变成幽灵了?”然后看着他那张烧伤的脸气急败坏的拧成一个咬牙的模样。他不会这么做,他不需要和自己的幻觉对话。但他的确需要这个幻觉来填补这个房间。

   某一天晚上,巴恩斯看见朗姆洛坐在房间的衣柜里,很想跟他说让他陪自己一会。仅仅是一会,不是吗?有时候我们需要这样的时刻来让自己放松。“朗姆洛,”巴恩斯颤抖着声音说,“到我这里来好吗?”
坐在衣柜上的幽灵愣住了,他还以为巴恩斯是看不见他的,他像空气那样在这里徘徊了半个月,无数次和他擦肩而过,当着他的面做鬼脸,但是,这家伙,他能看到自己?朗姆洛沉着脸不回答。
   
     巴恩斯听起来像是快哭了:“……你是真的吗?朗姆洛?”

    朗姆洛从衣柜顶上跳下去,然后来到他身边。他轻轻搂住巴恩斯,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巴恩斯想这一切看起来都太美好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值得拥有这些。幻觉也没关系,幻觉不是很好吗?是我自己的秘密。他想。

    等到第二天八点,巴恩斯被闹铃叫醒,朗姆洛已经不见了。就那样轻飘飘地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来过似的。

评论(2)
热度(19)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