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冬叉】1999年 他们约好逃向密西西比河 03-04

    They fled to the Mississippi  River  in  1999  


【简介】朗姆洛有一个秘密能力,能够短暂地穿越时间。(蝴蝶效应梗)

【ps】我会日更搞完这一篇 

【前文】01—02


“你是说资产亲了你?”

“……可以这么说。”朗姆洛把脚搭在他正在坐的凳子上,右手摆着军靴的钢底,含糊不清地讲。“两次。”他加重语气。“你觉得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03

 

    冬兵在冷冻舱的第三个月,朗姆洛还时不时地溜下去瞅他。为此他费尽心机搞到了那边防护门的密码,但是走进实验室,里面有好几个冷冻柜,都长得一模一样。终于有一回罗林斯对他说:“你搞错人了。”朗姆洛装傻:“你说什么?”“冬兵在最右边最后一个柜子。”“关我屁事?”“……”

 

    紧接着特战队的任务安排多了起来,朗姆洛就没什么心思再去看冬兵了。有一整个冬季,他们都在出外勤任务,睡在分部基地或者车上,朗姆洛觉得自己好像带着这队人回到了十几年前在纽约的状态。

    变成了一帮流浪团体。

    直到第二年春天,他们接到调派,分去纽约总部,神盾局,参与一项“洞察计划”的前半部分。那会就是2002年了。

 

    在神盾局的前两个月,朗姆洛对罗林斯说:“天下乌鸦一般黑。”

  “什么意思?”

  “神盾局工资还没九头蛇多。”

    罗林斯挣扎着想了想:“……神盾局有保险。”

  “意外险?免费把你的尸体空运回家乡,是吧?”

  “……这很不错了。”

    朗姆洛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操,我才不会死在这。我要老死在床上,懂吗?”

    罗林斯听完之后只是看了他一眼,不再答话。必须得说,朗姆洛真不喜欢这眼神。

 

    傍晚时分他们去给冬兵解冻,重置过后的冬兵从冰雪里面走出来,冷空气从背后散出,向上爬升,围绕在他身旁。冬兵抖落睫毛上的碎雪,一脸迷茫的抬起头来,开始四处梭巡,他的目光转到朗姆洛,但就像没有对上焦距那样,又很快绕开了。

    朗姆洛感到喉头发紧,难以言表。“他被重置了?”

  “……例行公事而已。”

  “操,冬兵是我负责的,”

  “这是S级任务,”罗林斯打断他,“亚历史上要有百分百的把握。”

    朗姆洛还想说点什么,广播里传来的冰冷机械女声终止了这场谈话。“S2309号回复完成,冬兵。”

    一旁的工作人员把他带到朗姆洛跟前,“……我叫朗姆洛。”他哑着嗓子说。

 

     罗林斯负责冬兵回复过程的数据管理,于是朗姆洛先把他带了出去。他们一前一后在走廊里,白炽灯过分夸张的明亮着,把两个人孱弱的地方都暴露无遗。朗姆洛心烦意乱地想着这东西能不能暗一点,灯管在他头顶摇晃一下,传来了电流过载的嘶嘶声,他才意识到这下有些过分安静了。

  “你真不记得我了?”朗姆洛问。

    冬兵愣愣地看了他一会,点点头。“布洛克。”他口齿清晰地说,还没等面前的人心跳加速过一码,他又继续,“长官。”

    朗姆洛翻了个白眼。“算了,”然后接着领着他朝前走,快走到尽头时,他忽然骂了一句,“该死的……”冬兵皱着眉偏头看他,朗姆洛就骂他:“傻逼。”

 

    快入夜罗林斯才回到房间,发现朗姆洛早就等在那里。队长右手拿着小刀,刀柄很有频率地一下一下敲着桌子,行军靴踩在椅子上,左手就搭在膝盖上。

  “老大。”

  “嗯?”

  “你对冬兵重置意见那么大干嘛?”罗林斯好声好气的说,“平时你也什么都不管的啊?”

    朗姆洛说:“他是我的东西,我当然有权过问。”

  “他是九头蛇的,老大。你也是。”

 

    罗林斯走过去把桌子上的笔记本打开,输入密码调出九头蛇的资料库里冬兵的完整资料,然后把显示屏掰到朗姆洛那边,好让他看的更清楚。里面的冬兵不是S2309,叫詹姆斯巴恩斯。没有机械臂,只有一双很清澈、蓝色饱和过度的眼睛。

 

  “他必须得被重置。”罗林斯说着,把电脑合上,“你明白吗?”

 

    看完了巴恩斯的资料以后,朗姆洛没发表更多的意见。“原来那家伙是二战英雄啊。”只说了这么一句。“双刃刀不错,我拿走了。”

    他没回复罗林斯的嘟囔声,右手一路转着这把刀,回到自己的房间。推开门他发现冬兵坐在窗台边缘,朗姆洛被吓了一跳,“你他妈怎么在这?”

    冬兵扭头见到他,面无表情地从窗台上下来,言简意赅地回答:“长官,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这是纽约总部,不像西伯利亚面积广阔,冬兵没有自己的房间情有可原。朗姆洛盯着他,冬兵也就直视回去,他们互相瞪着对方好一会儿,朗姆洛才撇开头,“你睡地板。”接着好像是补偿那样,把刚刚拿来的格斗刀扔过去,“送你了。”

 

    冬兵睡在朗姆洛左侧地板,很规矩的平躺着,双手压着裤缝放。不知道过了多久,朗姆洛迷糊中听见冬兵半梦半醒地问:“史蒂夫是谁?”

    朗姆洛陡然清醒过来,手册上读过,记忆回溯,资产失控了。

操操操,朗姆洛陡然清醒过来,然后心脏狂跳,他调整好呼吸,冬兵的声音又传过来:“……布洛克?”

    朗姆洛没敢回答,冬兵还在无意识地低喃着什么,他只听清楚隐约的零星碎片,是“不行的”“对不起”那一类,好像又回到巴恩斯被困的七十年前的雪夜了。

    但冬兵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攻击性。至少这一会,他脸上没有那种阴郁凶狠的表情。朗姆洛说不出话,冬兵这时候凑过来,在沉默之下咬了朗姆洛一口。“操…”朗姆洛摸了摸渗血的嘴唇,冬兵又贴过来,拿舌头舔了舔他淌下来的血。动作温柔的要命。

 

  “你是说资产亲了你?”

  “……可以这么说。”朗姆洛把脚搭在他正在坐的凳子上,右手摆着军靴的钢底,含糊不清地讲。“两次。”他加重语气。“你觉得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这我可说不好。”

  “操。我是说真的,”朗姆洛一脸严肃,“不然卢金干嘛非要选我,嗯?”

  “……皮尔斯知道冬兵的性取向吗?”

  “操,罗林斯,知道你为什么只能当副队吗?你永远都抓不住重点。你这个废物。”朗姆洛骂完他,朝着直升机走去。等我搞定这个任务,结束这一切,我要亲自问他。

 

    洞察计划前期,朗姆洛在神盾局和九头蛇两边来回跑,再次见到资产的时间不多,只一起出过一次任务,解决他们的独眼局长尼克福瑞。第二次就是冬兵的单人任务了,在公路上击杀猎鹰和罗杰斯,但他在这一场里受了伤,胸前被盾牌击中,胸骨受伤,回到基地治疗了好几天。再怎么说,他只是一个打了血清的普通人。

  “我应该陪你去的,但我当时还不能露面。”朗姆洛说。

    冬兵点头。

  “你现在觉得好点了吗?”

    冬兵嗯了一声回应,朗姆洛笑起来,“蠢货。”

  “我想喝点酒。”

    朗姆洛本来想拒绝,但是又回忆起来自己之前受伤的那段时间,一个人病床上,只能向他的队员们讨酒喝,那种苦巴巴的心情。于是他出去拿了,临走之前问冬兵:“上次那种?”冬兵点点头。

    回来以后他们一口接一口的喝酒,冬兵看起来醉了,眼神有点恍惚。朗姆洛伸手在他面前摇了摇,“我们能搞定的。”就像之前那次一样。

    而病床上那个家伙眼睛里却泄露出一种绝对地、不容置喙的悲伤来,“我们不行。”

    无数次……

 

04

 

    2003年5月19号,皮尔斯开出了一份伤亡名单,只有朗姆洛见过那张名单。上面有冬兵的名字。

     他之前就有过预感,没找到尼克福瑞的尸体那会就有,他的预感一向很准。一切都已经迟了,神盾局里的傻逼特工全都被罗杰斯洗过脑,冬兵去到了三曲翼上,而他们还没把天空母舰送上去。他打不过罗杰斯,这念头老是在朗姆洛心里面盘旋,直到他和猎鹰在楼道里相遇,尼克福瑞打开终端最高级别锁,他就知道,完了。

    他没在幸存者里面找到冬兵。他没活着回来。

 

    但不是没有挽回的办法。朗姆洛想,还有机会。找到那个转折的点。

    苦杏仁味出现了。


 【回溯】


    他在房间里。

    朗姆洛翻身,看见睡在一边的冬兵,他睡着了。他看起来很安静,很规矩的躺着。这副模样和朗姆洛在任务完成之后见到的那句破碎尸体不同,这一会儿他只是睡着了而已。朗姆洛感到鼻尖酸涩。但他很快忍住了。

  “冬兵。”朗姆洛把他拍醒。

    青年皱着眉睁开眼睛,还有点雾蒙蒙的、没完全清醒的眼睛。“听我说,”朗姆洛离他很近,“找到史蒂夫,告诉他:你是巴恩斯。”

  “……谁是史蒂夫?”冬兵犹豫着问。

  “该死,”朗姆洛脑海里开始飞速的思考,“星条旗,你会认出来他的,他有一面盾牌,红蓝色,上面有颗星星。你见到他,你会认出来的。”

  “布洛克?”

  “这是任务!”朗姆洛追加一句。

    士兵只好点头。

    交代完这一切,朗姆洛又仔仔细细地看了看这家伙,借着月光,冬兵湖水一样的眼睛让他看起来简直像个小孩似的。朗姆洛又一次感到心脏在颤抖。他忽然凑过去吻了吻青年。

    资产还没反应过来,朗姆洛接着给了他一个笑,拍拍他的脑袋,准备离开的时候,冬兵扑过来,凶狠的咬了一口朗姆洛。

 

 

 

    做完这一切以后他感到苦杏仁味渐渐散去了;朗姆洛感到全身疲软无力,他昏倒在休息室里,醒来时冬兵在他身边。

 

    是一个雨天,空气非常潮湿,房屋四壁因为年久而泛黄,散发着让人心安的腐朽气味。

  “我们成功了吗?”朗姆洛试探着问。

  “……对不起。”冬兵稍微有点哽咽着说。

  “没关系,”朗姆洛这时候非常温柔的回答他,“你看,你还活着。”


评论(5)
热度(48)
  1. 以日光的名义游刀* 转载了此文字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