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刀*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算了算了

【冬叉】1999年 他们约好逃向密西西比河 05

They fled to the Mississippi  River  in  1999  


【简介】蝴蝶效应梗

【前文】01—02    03—04


朗姆洛有幸在神盾局里获得一个单人监狱。“单人床位,”他纠正隔壁罗林斯,“监狱这词我不爱听。”

“哦,老大,”罗林斯慢慢吞吞地说,“你还以为是旅游呢?”

“带薪休假。”朗姆洛蹬鼻子上脸,“好歹我也是和神盾局签过劳动合同的。”

“那不是劳动合同!”罗林斯骂了一句,“是意外死亡保险协议。”

 

ps 日更说一不二我他妈的居然迟了三分钟 以及 我站了这里面的罗叉 我真他妈的好没意思


05


    回到基地,断断续续的记忆才回到朗姆洛脑海里来。罗杰斯认出他以后,冬兵又一次接受了洗脑重置,冬兵坐在工具椅上,他站在一旁。接着洞察计划失败,冬兵把美国队长从河里捞了出来,说这一切的时候巴恩斯局促不安的低着头,朗姆洛跟他说没关系。

 

    纽约总部皮尔斯的势力已经彻底崩溃了;新来的头是西崔克男爵,一个热衷于“奇迹”——变种人实验的领导。朗姆洛他们听说过关于这位新头最有名的言论就是“制造比超级英雄更强大的超级武器”,他对冬日战士这种初代武器的兴致已经寥寥。

 “我们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时代。”西崔克在楼顶发话,底下是纵横排列的杂兵,朗姆洛站在前头,抬眼看这位狂热、极端显得疯癫的新头,他依然和之前九头蛇历任领导人一样,许着空泛无用的承诺。“那将是一个崭新的、只属于我们的时代。”

 

   他们在安全屋里待了好几天,昏天黑地的几天,靠着FIFA联机和快餐店汉堡勉强生存,间接性的亲吻和做爱。朗姆洛恍惚地感受到那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而冬兵不能。他们有一回盯着玻璃窗上的水滴,坐在一起发呆。

 “布洛克。”冬兵低声说,“我们离开这里吧。”

   他没给出回答。

   于是再见到的时候,冬兵已经作为资产送回了西伯利亚,他需要在那里被重置。冬兵被重新冷冻了,朗姆洛只能隔着一层玻璃看见他沉睡的样子。

 

   按照西崔克的指示,他接手了变种人姐弟,负责他们的任务安排和统筹计划。

   过后三周,他们开始了一项全新任务,S级别,奥创计划。朗姆洛原以为冬兵会出现,但是没有。直到开展计划的前一天,依然没有资产的消息。

   罗林斯告诉他,前一批的资产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朗姆洛花了两秒钟思考清理是什么意思。“这不可能。”他说。“冬兵是S级资产。”

 “他在重置过程中已经表现出不再听从九头蛇的行为了。而且复仇者们也都在寻找他。西崔克不喜欢过时走火的武器。最后还是决定销毁了。”

 

【回溯】

 

   朗姆洛环顾四周。鲜血猛地从鼻腔灌入,直冲脑门,苦杏仁味再次浮现。

 

    冬兵站在DVD前拿着几张生化危机的碟片,正在找里面最喜欢的第四部。朗姆洛按住他的手。

 “听我说。”

   冬兵抬头。“是这一张。”他摆一摆手。

 “别管那个了。”朗姆洛把他的手拍下去,“离开这里。”他急匆匆地说,“离开这里。离开九头蛇。冬兵。去找美国队长……巴恩斯,你是个好人来着。”这样说下去,语气竟然变得很酸涩,“总之,你得走。别来找我。”

 “我不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这是命令。”

   朗姆洛一字一句地开口,“滚吧。滚蛋。滚得远远的。现在,这是命令。”

 

*****************************************

 

   这一回朗姆洛再次苏醒,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战场上了。哦操,这他妈是什么?朗姆洛躲过飞来的流弹,蹿下去伏在掩体后,抓住机会问罗林斯:“这他妈是哪里?”

   罗林斯回敬他:“你脑子坏了吧!”

 “哦操,”朗姆洛眯眼看着前方,“那他妈的不会是冬兵吧?”

   子弹和炮火的间隙里面,朗姆洛用尽力气大吼着和他的副队谈话。枪筒的声音本来就快震穿耳膜,朗姆洛和罗林斯几乎要贴着对方的脸侧继续对话。

 “他现在可是复仇者!”

 “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朗姆洛大吼着回答。回忆一秒钟涌入,奥创计划,变种人,罗杰斯找到冬兵,他加入复仇者,开战。现在和他们交火的是猎鹰和娜塔莎。

   朗姆洛迅速地换了弹匣,笑:“在战场上遇见前同事还挺有意思的。”

   他们在等援兵,奥创这时候理应早就清除掉这一批人了,但显然又发生了状况之外的事情。朗姆洛这边火力已经不足,再打下去认输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那是什么?”罗林斯推推朗姆洛。

   他们抬头看向天空,出现了一个红皮肤、黄披风,朗姆洛一时之间没想起来是哪个游戏里面的角色。

    接着新英雄从额头射出光波,比起γ射线有过之而无不及,劈开了朗姆洛和罗林斯之间的掩体,那些机器人早就化为齑粉了。

 “OK,我投降。”

   大家都很识时务。

 

   朗姆洛有幸在神盾局里获得一个单人监狱。“单人床位,”他纠正隔壁罗林斯,“监狱这词我不爱听。”

 “哦,老大,”罗林斯慢慢吞吞地说,“你还以为是旅游呢?”

 “带薪休假。”朗姆洛蹬鼻子上脸,“好歹我也是和神盾局签过劳动合同的。”

 “那不是劳动合同!”罗林斯骂了一句,“是意外死亡保险协议。”

 “哎?是吗,我不太记得了。”

   过了一会儿,罗林斯开口说,“其实,老大,我有件事想跟你讲。”他靠在墙壁上,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在讲。

 “什么事?”朗姆洛警觉。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任务。如果你被抓获或者投降了;我就得亲手干掉你。”

 “……”墙壁那边沉默了三秒。接着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朗姆洛差点喘不过气来。“没想到你跟我一起投降了。”朗姆洛费了好大劲止住笑,“你这个傻逼,罗林斯。”

 

   冬兵起初会来看他。例行审讯,盘问什么的。可能罗杰斯觉得朗姆洛会和冬兵好说话吧,但他又实在不精通此道,所以常常是是两个人相对坐着无言,直到负责拿本子记录的抄写员都在一旁无聊到打瞌睡了。巴恩斯说:“你先走吧。”

   于是又留下他们两个人坐着。

 “我没什么好说的。”朗姆洛讲,等到记录员的高跟鞋声消失在走廊尽头,他又开口,语气甜腻要命,“冬兵乖,把手铐给我解开。”

 “这有监控。”

 “操,”朗姆洛说着,向后倒去,歪在椅子靠背上,“你现在可是超级英雄哎,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到吗?”他漫不经心的瞟着冬兵,其实心里非常非常想笑,是用了很大力气才忍住的。他这么一脸正经的样子真的太令人好笑了。

 “你想要走。”朗姆洛听不出来这是疑问句还是判断句。他发音够奇怪的。

 “当然了,我太闷了。罗林斯已经不愿意再跟我讲话了。”他表情有点故作的忧伤出来,“或者你可以搞点解闷的东西给我。比如一台小电视什么的。”

   冬兵垂下眼帘,像是在认真思考卫星电视的可行性。

   过了一会儿,他说,“我明天给你带来。”

 “什么?”

 “卫星电视。”

 “哈哈哈哈哈哈哈,操,真的吗?”朗姆洛这一把终于没忍住,“那再给我带点朗姆酒吧。加点冰块。带几本杂志。带几个妞,皇后区有家酒吧你知道吗?”他促狭地挤着眼睛,“Dark Brambles。”

   冬兵没回答他。

    这天的审讯时间快结束时,巴恩斯忽然开口,“我梦见过你。还有一些别的东西。荆棘、灌木丛,还有雪。我好像认得你,又好像不认得,我…”

 “他们没治好你?”朗姆洛问,“彻底治好?”

 “没有。那不是什么后遗症。”冬兵开始着急起来,“是真的,那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你明白吗?”

     朗姆洛终于不再觉得好笑了。他感到一阵寒意。“我不明白。”他说。这次轮到他这么回答了。

 


 

   第二天冬兵真的给他带来了一台电视,一台PS4,以及一瓶朗姆酒。

 “天,”朗姆洛不敢置信,“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人生里最愉快的时间将会在神盾局的监狱里度过。”

 “……”

 “还好你傍上了复仇者。”

 “……”

 “成为。成为了一名超级英雄。”

   过了一会儿,冬兵忽然开口,“是你让我走的。”他没用“滚”这个字。朗姆洛挥一挥手,“过去的事不用再提了。”他把脸转过脸去盯着屏幕,漫不经心的说:“如果你想报答我的话,就偷偷把我放了。”

 “……对不起,”

 “算了。”朗姆洛说,“我本来也没指望你。”

   冬兵离开了。

 

 

   第二次审讯的时候换了人,娜塔莎,她显然更精于此道。事实上本身神盾局掌握的可能比一知半解的朗姆洛知道的还多点,但他们需要有关冬兵的记忆回溯,更直接的情报,还有那两个新出现的变种人。他们逃脱了。

  “我们不熟。”朗姆洛撇清关系。

  “和冬兵也不熟?”

  “只是一起出过任务。”朗姆洛公事公办的回答,“他洗脑的时候我也不在。巴恩斯七十年前就被洗脑了,我怎么知道?”接着他说,“去问罗林斯吧,他了解的比我多。”

  “不是洗脑。”娜塔莎回答道,“和‘冬兵’人格无关;是记忆的问题,他好像拥有一些没出现过的记忆。”

   朗姆洛不动声色的调整好呼吸。“我又不是医生,嗯?”

 “如果这些修理不好,”娜塔莎说,朗姆洛注意到她用的是“修理”这个词,“我们不能让巴恩斯成为核心成员,他会被一直监测。”

 “我们在九头蛇也是这么做的。”朗姆洛微笑表示赞同。

 

   此后审讯大约过了一周,朗姆洛发誓能说都说了,他们这才把他丢掉监狱里,不再是临时审讯室了,朗姆洛失去了卫星电视、游戏光碟、酒和冰块。

   九头蛇会派人营救的;鉴于到现在没人追杀他们。朗姆洛很有耐心的等着,只等到了冬兵。他差点以为冬兵是九头蛇在神盾的秘密间谍了。

 “我要走了,有个新任务。明天出发。”冬兵说,“我想我能让你走。”

   朗姆洛看着他拿出一个棕色小型密码箱。他对着箱子按上自己的指纹,锁扣弹开,里面是放好的指套塑料薄膜、袖珍录音机、一张黑卡以及一把勃朗宁。

 “没有酒?”朗姆洛问。

 “指纹锁、声控锁;还有面部识别,这些都能打开。”

 “神盾局教的很不错。”

 “娜塔莎教的。”

 “……等等?谁?”朗姆洛脑海里猛地闪过前两天她说“怀疑对象”那时候,囚室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门外是娜塔莎和罗杰斯。

 “巴基,我没想到……”史蒂夫说。

 

    朗姆洛看着冬兵掉落下来的密码箱,再把视线转回去,发现巴恩斯右手紧紧攥住桌角,接着他说,“……我很抱歉。”听不出来对谁道歉。

 

   娜塔莎举起了枪对准他们,防止冬兵更近一步的举动。

 

    他们也许会给冬兵洗脑,修理他,娜塔莎就是这么说的;在九头蛇,他们也这么做。那些高压电椅和监视设施都让朗姆洛感到一阵难言的心折。

   这一次是铺天盖地的苦杏仁味,好像真实的吞下了一口氰化物。

 

【回溯】

 

    回到那个雨天。

 

   他从迷糊的状态里惊醒。有水滴到朗姆洛的手腕上,然后顺着皮肤滚落下去。四周依然是年久失修,墙壁泛黄的那个老旧安全屋。因为下雨,墙角的乳胶漆和石膏线浸泡起皮,朗姆洛仔仔细细地盯了一会儿。才把脸转到冬兵的那个方向。


 “布洛克,我们离开这里吧。”


   他想起来上一次自己是怎么回答他的,忽然之间有点哽咽。靠。手摸到冬兵额角的伤口,是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疤痕。太多次了,他看着冬兵像水滴那样从指缝里流下去太多次。这一次他要自己试试。



TBC


评论(10)
热度(38)
  1. 以日光的名义游刀* 转载了此文字
©游刀* | Powered by LOFTER